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自媒体

前有支付宝微信后有网联银联能自救突围吗

来源: 作者: 2018-08-16 15:52:43

前有支付宝后有联,银联能自救突围吗?

如今中国银联正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一方面虽然领先行业上线二维码支付业务,但在央行以安全为由禁止二维码支付之后,便基本停止此业务,待2016年政策放开之时,市场已经被支付宝和瓜分殆尽;而另一方面,随着联(非银行支付机构络支付清算平台)的成立,银联多年垄断的结算市场将一分为二,线上支付被新成立的联瓜分,2018年6月30日,第三方支付将全面停止“直连银行模式”,所有络支付业务将通过“联”平台处理。

虽然如今第三方支付基本施行直连银行模式,支付宝和财付通在未取得结算牌照前提下实际上行使银联的结算功能,此前银联确实也曾希望以其手中的结算牌照为主要筹码,将第三方支付的结算抓在手中。

但随着联的成立,银联想象空间进一步缩小,如果说联的业务范围为“非银行支付机构络支付清算”,那么,银联的业务也被定义在了“银行机构的线下支付清算”。

如今银联也在进行新一轮的“自救”,在最大范围内争取移动支付的成功翻盘的可能性。

银联联盟术:拉苹果结京东靠NFC

进入中国市场一年半后

前有支付宝微信后有网联银联能自救突围吗

,Apple Pay终于“接地气”地推出了补贴活动,在指定的44个品牌门店消费,用户最高可享受5折优惠。

相较于国内主流的二维码支付,Apple Pay有着诸多方面的创新,如在无络和锁屏的情况下亦可完成支付,具有较强的便捷性。更为重要的,Apple Pay只是作为支付通道存在,与支付宝、财付通采用的“支付加结算”模式是有本质区别。

如此,Apple Pay自然成为银联的最佳盟友之一,苹果有流量、用户、场景,银联的结算功能在不受影响的前提下获得溢价。

今年Apple Pay的补贴,背后的买单者其实也是银联,Apple Pay与银联已经形成牢固的同盟关系。

而在刚刚上线的京东闪付(支付牌照为京东旗下的银)业务中,银联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仔细梳理,我们基本可以看到,其与Apple Pay在业务逻辑上基本相同。京东闪付是基于中国银联云闪付络的产品,由中国银联北京分公司和京东金融合作推出。

在该产品中,银联首次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支付账户直接纳入银联转接清算络,在此,京东闪付只负责支付环节,银行间的清算环节仍然由银联完成。这也是传统支付的“四方模式”(收单机构、商户、发卡行、卡组织)的进化,较之以支付宝和财付通为代表的绕开银联的“三方模式”更符合监管机构防范支付风险和反洗钱的目的。

银联试图以此引入京东用户,打开银联云闪付的被动局面,京东也可以借银联的1000万支持NFC支付的线下商户实现对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弯道超车。

当二维码市场已被垄断之时,无论是银联亦或是京东均希望有新的突破点。

NFC的支付场景是多方共同看重的,一方面苹果、三星、小米、华为等厂商开始纷纷涉足NFC支付领域,其已经具备较强的硬件基础;另一方面,NFC支付在改善支付体验同时并不对银联有任何影响,反而扩大的银联的市场占有。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虽然银联方面也在推出二维码支付,但NFC已经成为其最为看重的场景。以京东闪付为例,其虽然率先于Apple Pay合作,但对安卓机的三星pay、huawei pay以及小米pay的合作已经有了时间表。

如此来看,银联自救的脉络也基本清晰:占据NFC支付场景先机,联盟京东、Apple Pay以及硬件厂商,放大使用场景和流量优势。

那么,NFC支付能否真的在二维码支付中获得新的机会呢?

与联的势力划分是关键

关于NFC支付在用户体验方面的诸多优势已经无需赘言,事实上,随着公交车支付逐渐开始向NFC支付开放,其用户体验的认知度将得到广泛提高。

银联在联文件出台之后,已加速向移动终端前进的步伐,与京东金融合作推出京东闪购,一方面自然看重NFC支付在用户体验方面的先进性,而另一方面亦是需要在联正式运营之前,加快对其支付体系的延伸,试图在与联的市场争夺中占得先机。

如前文所言,联定义为非银行支付机构络支付清算平台,如以此定义,京东闪付显然属于联的势力范围,银联明显有“越界”之嫌。

目前,政策制定机构对联和银联的势力范围仍未有明确的划分,虽然有定义在前,但在实际操作中,确切划分势力范围仍有较大难度。如银联和京东认为,联和银联的定位分别是线上转接和线下转接,银联和京东的线下合作并不会对联造成冲击。

但京东闪付以与Apple Pay合作的形式存在于京东支付中,其已经涉足了线上支付业务。

银联与京东闪付合作,我们倾向于银联希望在联正式运行之前,通过“既定事实”来重新划分联和银联的业务范围,这也关乎银联此后的生存空间问题。

但银已经加入联且是股东之一,央行支付司相关人员在接受《财新周刊》采访时表示“第三方支付机构一律都要接入联,目前不允许接入银联。”

在顶层设计“二选一”的前提下,银与银联合作的京东闪付面临政策上的诸多不确定因素,如何与联最大程度争取生存空间,是银联此后的重要命题。

即便银联如愿,能够从二维码支付中夺得多大市场份额呢?我们对此依然不敢太过乐观,原因在于NFC支付对设备要求相对较高,群众基础远不如二维码支付,当街边小贩都在使用二维码支付时,其渗透力已不容小觑。

如此来看,NFC支付若要彻底动摇二维码支付的根本在操作上很难实现,但其可以在中高端消费场景中切得一定市场,在有条件进行NFC支付的场景中获得竞争力。

7月19日,京东闪付开通绑卡用户4.38万户,领先招行当日激活Apple Pay的3.4万用户数,银联在此潜力已经得到的证实。但由于其起点相对较低,截至今年6月,银在第三方支付中的市场份额仅为1%,银联虽有千万级别的B端商户,但其要在有限的时间内争取最大的话语权也是不易。

相关推荐